首页 »

法国大选 | 马克龙勒庞挺进第二轮,首轮投票结果意味着什么?

2019/10/10 2:15:50

法国大选 | 马克龙勒庞挺进第二轮,首轮投票结果意味着什么?

法国总统选举第一回合23日落幕:首轮投票初步统计结果显示,中间派独立候选人“前进”运动创立者马克龙、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主席玛丽娜·勒庞分别以23.9%和21.7%的得票率进入最终对决。法国前总理、右翼共和党候选人菲永和极左翼组织“不屈法国”创立者梅朗雄各获20.0%与19.2%的有效选票,未能晋级,无缘总统角逐。

 

英国广播公司(BBC)称,这是1958年法国设立“半总统制”以来,首次出现中右或社会主义左翼的传统主流政党未能闯入第二轮的情况;同时也是极右翼政党取得最佳战绩的一次,斩获超过700万张选票。

 

首轮投票结果意味着什么?法国最终将迎来一位不到40岁的中间亲欧派最年轻总统,还是有机会诞生一位极右“女版特朗普”?


“马-勒”出线的意味

 

马克龙与勒庞双双出线,应该说并不令人意外。此前,民调就已一再显示两人领先,这一结果符合预期。

 

而且这一结果多少也让外界松一口气,虽然勒庞首轮闯关成功,但是毕竟没有出现“勒庞VS梅朗雄”的最恐怖对决。BBC及路透社报道称,就在首轮形势明朗之际,亚洲交易市场的欧元兑美元汇率上涨2%,为5个半月以来新高。马克龙而非梅朗雄出线显然缓解了市场的紧张情绪。

 

有分析指出,一个是年轻气盛、号称“跨越左右之分”的政治新星,一个是老牌极右翼的民粹政治领袖,马克龙与勒庞能够击败其他对手脱颖而出意味着在经济萎靡不振、恐怖主义肆虐的当下,法国选民渴望打破现状、实现变革的迫切心态,以及对传统主流政党的失望与厌倦。然而,马克龙与勒庞虽然都自诩反建制,但是两人的价值理念、政治主张截然不同。马克龙更开放,他欢迎全球化和欧盟,接纳移民,勒庞却更保守,对全球化、欧盟、移民都说不。两人大异其趣却并驾齐驱,说明法国社会两种潜在的变革思路在激烈碰撞和角力。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一度被认为有翻盘希望的菲永却黯然出局,对此,复旦大学法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张骥指出,菲永的得票率达到20%,其实并不算低,但是最终没能盖过马克龙和勒庞的风头,这反映了法国社会强烈的“求变”心理,菲永代表的相对保守稳定的力量为此落于下风。

 

上海外国语大学法语系教授肖云上认为,菲永之所以落败除了“空饷门”丑闻效应外,一定程度也归结于共和党党内矛盾和不给力,包括前总统萨科齐、前总理朱佩在内的共和党大佬只给予口头支持,却没付诸行动,比如为菲永站台,最终没能拉升菲永的选票。

 

另外,今年大选投票率高于预期。据法国国际广播公司报道,截至当地时间23日下午5点,法国内政部公布的投票率数据为69.42%。一些民调机构估计,今年投弃权票约为20%左右,与2012年持平,因此投票率估计也能达80%左右。在上一次大选中,第一轮投票的投票率为79.5%。

 

张骥表示,投票率之所以比预想高,究其原因可能在于法国选民受到两方面“刺激”:一是受极端派候选人选情“飘红”的刺激,包括极右翼候选人勒庞支持率领先、极左翼候选人梅朗雄支持率陡然上涨,一些传统理性选民不愿出现极右对决极左的结果,于是参加投票。二是受选前香街袭击事件的“刺激”,选民认为有义务保卫国家安全,必须参与投票。

 

勒庞会是“黑天鹅”吗?

 

在初步结果公布后,马克龙表示,“我希望成为你们的总统”,承诺要带着“法国和欧盟需要的希望声音”进入第二轮选战。

 

勒庞也庆祝自己的胜利,誓言要把法国人从傲慢自大的精英手中解放出来,让他们重获自由。

 

首轮投票只算一只脚跨入爱丽舍宫,接下来在5月7日举行的第二轮投票才具有决定性意义。马克龙和勒庞的对决,究竟谁能笑到最后?

 

分析人士认为,总体来看,马克龙的胜选概率更大。肖云上说,在竞选期间,法国左中右都对马克龙“路转粉”,社会党甚至抛弃本党候选人阿蒙而支持马克龙,有着“造王者”之称的法国老牌政治家、中右领袖贝鲁也支持马克龙,右派还包括前总统希拉克当政时的部长也表示支持马克龙,马克龙的凝聚力相对更强。同时,马克龙也有“外援”,德国总理默克尔选前已与马克龙接触,并表示不愿法国极端派上台。就在首轮投票结束后,欧盟委员会首席发言人斯基纳斯发推文说,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对马克龙表示祝贺,这些都反映了欧盟看好马克龙。

 

相比之下,勒庞恐怕很难复制特朗普的成功。首先,从理念上说,勒庞的“极右”思想很难被法国主流社会接受。法国人在意识深处会捍卫“自由、平等、博爱”的立国精神,法国也是欧洲一体化的缔造者、发起国与支柱力量,欧洲一体化在法国的民意基础很深。尽管勒庞在这次竞选中很有策略地为传统极右“去妖魔化”,但是法国人已形成一种根深蒂固的认知,勒庞这个姓就是极右翼的代名词。在这次竞选中,勒庞鼓吹的“脱欧”、“反移民”、“反全球化”与法国的立国精神、共和观念相背离。

 

“法国社会与美国社会存在差异,由于二战等历史原因,法国主流社会对极右势力相当警惕。目前,法国主流舆论、学界对勒庞基本都持反对态度。”张骥说。

 

从技术层面说,虽然在首轮投票中,由于中左、中右、独立候选人分散了选票,让勒庞渔翁得利。但在第二轮投票中,中左、中右等中间势力和建制派一般会联手支持勒庞的对手,封杀勒庞。届时或将重演2002年勒庞的父亲老勒庞闯关第一轮后,却在第二轮折戟的一幕。

 

菲永和社会党总统候选人阿蒙23日晚均承认败选,并呼吁选民支持马克龙。法国总理卡泽纳夫、前总理拉法兰等多名政界人士当晚也一致呼吁支持马克龙。

 

但是,是否可以完全排除勒庞胜选的可能性?不能。在肖云上看来,勒庞仍有10%的可能当选总统。其中一个关键“变量”就是投票率。如果在第二轮投票中,极右选民一如既往参加投票,而大量感到失望的选民却选择弃权,造成投票率下降,那么勒庞上位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

 

张骥表示,在未来两周,马克龙能否巩固并保持首轮优势,团结中左、中右、极左选民、将“华而不实”的竞选纲领打磨得更靠谱都是他要做的功课。同时,勒庞会否抓住马克龙与社会党渊源这一把柄对其独立中间派和反建制身份进行攻击也是一个看点。

 

法国前景充满不确定

 

分析人士认为,在关注总统最终花落谁家的同时,更需认识到,无论结果如何,这次大选都已深刻改变法国的政治生态,同时在外有极端主义、民粹主义冲击,内有经济、安全等结构性问题的情况下,法国未来都将面临极大不确定性。

 

法国问题专家、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邢骅指出,假设勒庞“爆冷”当选,勒庞未来能否组建政府班子、执行内外政策都存疑。一方面,作为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如何打破政坛孤立局面,联合主流政党共同施政将是一大考验。另一方面,在竞选期间,就发生过针对勒庞的激烈抗议和暴力事件。一旦勒庞上台,街头抗议、暴力抗争一幕势必会重演,勒庞未来推行政策无疑将遭遇巨大阻力。在对外关系上,由于主张脱欧、脱离欧元区、反全球化、反移民,勒庞治下的法国如何理顺与欧盟的关系也是巨大疑问。

 

即便马克龙获胜几率更大,也依然充满不确定性。马克龙号称的“非左非右”更多是一种策略,以此吸引反传统左右政党的选民。而面对法国的经济、安全难题,他执政后将施行什么政策,是不左不右、还是左右混合,现在都不清晰。所以,他要兑现竞选承诺,满足“求新”选民的期望绝非易事。而且他也面临和勒庞同样的问题,能否获得议会多数派支持。尽管为阻击勒庞上台,现在左右主流政党已结成“共和阵线”一致力挺马克龙,但是各政党在选战中的激烈缠斗、内部分歧会延伸到未来的政治生活中,为新总统执政“添堵”。

 

肖云上认为,通过这次大选可以看到,法国政治生态的最大变化是传统主流政党在边缘化,非主流政党却在走向主流,甚至曾被“妖魔化”的极右政党如今也登上大雅之堂。接下来,法国政治形势将会继续分化演变。虽然梅朗雄未能晋级,但是梅朗雄的崛起改写了左翼版图,凭借竞选积聚的人气,在接下来的国民议会选举中或将为其团队带来更多议席,进一步撕裂左翼阵营。勒庞即便最后落选总统,但经过这次大选,国民阵线的影响力已被扩大,法国未来走向何方将打上问号。马克龙虽然以超越党派的戴高乐式姿态出现,但他若当选总统,是否有能力整合左右力量,弥合矛盾达成妥协,他的施政理念又是否可行都是未知数。
   
(栏目主编:杨立群。题图来源:作者提供  图片编辑:笪曦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