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城市里的坚守② | 走近沪上最后一代影院美工

2019/10/10 2:15:50

城市里的坚守② | 走近沪上最后一代影院美工

如果你是“80后”、“70后”或是他们的父母辈,你是不是还记得那个年代?

那时候,电影院里公映的影片数量不多,如果有外国片或港台片上映,各大电影院都会人满为患。大光明电影院、国泰电影院、燎原电影院、曹杨影剧院等等,每家电影院门口的海报都不重复,都是手绘而成。

还有,你是否知道,每一张手绘海报的背后,都有一位影院美工,他们是向人们推介电影的第一扇窗口,被电影院视作珍宝。

是的,“影院美工”这个职业,已经消失了。但还有一小批上了年纪的影院美工,还在以自己的方式坚守着曾经的职业。其中有一位,是61岁的李树德,上海最后一代影院美工。



鼎盛时代的辉煌

李树德曾经是曹杨影剧院的影院美工。几十年来,他的办公室就在兰溪路125号、影剧院二楼。他在这个堆满纸笔画布的狭小空间里,创作出几百张电影海报。2014年3月,距离他退休前一个月,他开始整理毕生心血,尽可能翻拍留存的海报资料,在电脑里保存下来。


“当时,一部电影上映前,最先拿到排片表的就是我们。”李树德记得很清楚,当时,他怀揣一张“试片证”,骑自行车到大光明电影院去看电影,他总是坐在影院第一排,记下电影里的精彩场景,把它们“过滤”后画进海报。


鼎盛时期,上海共有近200名美工,一般都是年龄比较大、精通各种画派的老法师。当时上海电影公司经常组织美工活动,定期开会探讨业务、每周一起外出写生。同行间友谊深厚,却也暗暗较劲。


几幅得意之作

内行人都懂,创作电影海报难度有多高——电影里有主角、有反面人物、有精彩场景,这些元素都得体现在一幅海报中,必须丰满而不凌乱;电影海报还要色彩鲜明,在大街上要“盖”过任何商业广告;而创作电影海报还很考验速度,美工师从接到任务到看片、构思、完成创作,一般只有四五天时间。


李树德有几件得意之作:1994年上映的美国大片《狮子王》,而国内为数很少的几本电影杂志里的宣传画和电影画面截取都不能令他满意。他再三构思,选取了小狮子“辛巴”、老狮王和山魈长老设计一组场景,大胆应用白色背景突出活灵活现的动画形象。


由成龙主演的香港电影《霹雳火》,情结复杂、动感很强,电影元素很难在海报中体现。李树德觉得,观众最想看的一定是主演成龙,他把成龙头像作为海报主体,花了两天时间修改人物脸上的表情,他还在背景图案和艺术字处理上增加动感,让画面“紧张起来”……李树德的海报作品,总能为影剧院吸引众多观众,许多作品都曾入选全国及上海市电影宣传画创作展。

 

 

因一场巡展重生

“黄金时代”持续了十余年。2000年后,电脑海报渐渐取代手绘海报,各种技艺高超的电脑后期制作一度把手绘海报“比了下去”。凝聚着创造力和画技的海报,生命却仅能维持一周左右,随着电影放映的结束而终结。当它们完成使命被取下或被覆盖时,甚至都无法完整保存下来。

这几年,李树德还常常组织同行聚会,大家在一起谈天说地、讨论艺术。时值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前夕,这群有热情的老画师碰撞出火花,决定新创一批经典抗战电影海报。去年6月,他们开办了一场“勿忘•前行——抗日战争电影海报新作暨主题美术作品巡展”。

巡展轰动了一把,许多部门找到李树德他们,希望收藏他们的作品。这让老画师们很兴奋:“没想到,海报技艺竟然又重生了。”

 

(编辑邮箱:jfshquxian@163.com)